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8年09月25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大要闻 
从田头到案头一一温岭民主恳谈发展纪事
发布时间:2018-08-22 08:39:05    来源:来源 | 台州新闻APP、台州改革    作者:来源 | 台州新闻APP、台州改革    阅读次数:

           “大溪中心菜场人流量大,原来的公厕因脏乱差暂停使用后,至今仍没开放。”上坦头村村民徐建人的问题,迅速得到回应。

“这个公厕位于集镇中心,因为截污纳管的需要正在进行重新规划改造。”台上的大溪镇党委委员叶雄伟回答,并提出解决方案,“我们会马上安排临时厕所,作为改造期间过渡使用。”

8月1日,在温岭市大溪镇,一场围绕“公厕革命”的民主恳谈会引来当地群众的持续关注。会后,大溪镇对意见建议进行收集整理并吸纳,将在投入1700万元公厕硬件建设费用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后续管理经费。

民主恳谈诞生于上个世纪90年代末的温岭,最初作为一种思想政治工作方式,加强政府与社会公众的对话和沟通;取得成效后,迅速被纳入公共政策制定过程,并向社会政治经济等领域推广;后来又被引入乡镇人大,通过“参与式预算”监督政府行政,并从镇级升格到市级政府部门。

民主恳谈资料图片

作为温岭群众有序参与政府公共决策的载体,民主恳谈先后于2004年、2010年,获得、入围“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2011年获“中国城市管理进步奖”,2014年入选“中国社会治理创新范例50佳”。温岭参与式预算被评为“2007十大地方公共决策实验”,温岭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制度入围第六届“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

乡镇农业论坛

走出来的“焦点访谈”


日前,当记者见到陈奕敏的时候,他刚参加完南京大学“政治文化与政治行为研究学术研讨会”并作“参与式预算的类型、程序和方法”演讲。如今受到政治学术界广泛关注的民主恳谈,其前身则是在温岭市一乡镇举办的“农业农村现代化教育论坛”。

1999年6月,时任温岭市委宣传部理论科科长的陈奕敏有个想法,对即将召开的“农业农村现代化教育论坛”的形式进行创新。“改变传统讲课的形式,采用平等对话,所有老百姓自愿参加。”这一想法与时任松门镇党委书记朱从才一拍即合,一场全新的论坛由此酝酿。

论坛围绕农业农村发展主题,百姓就切身问题向相关部门提出意见建议后,部门负责人作出回应、答复和解释。“首次论坛的效果远比预期好得多,150人的会议室挤进200多人。”据陈奕敏回忆。

创新的形式为论坛集聚了人气,而问题的落实解决让它被称为松门镇的“焦点访谈”。

松西村一户村民,因西门头路建设需要,6间房子被拆除后只安置了4间。“村民在会上提出,认为按照‘拆一还一’政策应该还他6间,而政府以拆除房子面积较小为由作出解释。”陈奕敏告诉记者,经过辩论,会后松门镇对村民反映的问题进行解决。

当年,松门镇的“农业农村现代化教育论坛”又举办了三届,参加群众达600余人次,提出问题110件,当场解释或答复84件,承诺交办26件。在对话沟通中,民主恳谈渐露端倪。

在松门镇的示范效应下,温岭市各地陆续开展起各式各样的干群对话活动,并冠以“民情恳谈”“村民民主日”“农民讲台”等名称。2001年6月,温岭市委发文,要求将温岭各地开展的各种形式的基层民主政治创新载体统一命名为“民主恳谈”,提出规范性要求,并推广到全市所有乡镇。

民主恳谈的纵深发展

在此后的实践过程中,民主恳谈的形式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泽国牧屿是第一个尝试改良版民主恳谈的地方。2001年,当地政府就牧屿山公园建设召开民主恳谈。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恳谈一改以往“漫谈”的形式,专门针对公园建设这一事项征求公众意见,当场收集意见30多条,政府从中吸纳10多条。

2003年,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工作在新河镇羊毛衫行业试水。时任新河镇工会副主席的陈福清清楚记得,当年6月13日,13位职工代表与8位企业老板代表就初步拟定的5个工种、59道工序的工价标准,通过民主恳谈的形式进行协商谈判。此后,行业工资集体协商年年召开,并推广至羊毛衫、水泵等14个行业,覆盖企业1000多家,职工5万多人,雇主和工人皆大欢喜。

2005年,由民主恳谈带来的另一项创新参与式公共预算改革在新河镇试行。2008年初,这一做法推广至箬横、泽国、滨海、大溪4镇。2010年,参与式预算在温岭全市推广。

“以民主恳谈为主要形式参与政府年度预算方案协商讨论,人大审议政府预算并决定预算的修正和调整,实现实质性参与和预算审查监督。”据温岭市人大相关负责人介绍,这一做法将协商民主与人大预算审查监督有机结合起来,在国内属首开先河。

政府的钱怎么花,民众说了算。市民诸葛碧如是民主恳谈的热心参与者。 

2010年,温岭市人大召开建设规划局预算民主恳谈会,诸葛碧如代表公众,对投入1500万元的锦屏公园配套设施项目和预算1亿多元的移山工程项目提出质疑。一段时间后,他在温岭人大网上发现,这两项工程预算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群众更为关注的东月河防洪和老街拆迁预算资金项目。

一生二,二生三,经过近二十年持续不懈的探索、深化、完善、发展,民主恳谈已基本形成了决策协商、预算协商、工资协商、党内协商、政协协商、社会协商、城乡社区协商的基层协商民主制度体系。

从田头到案头

“温岭样本”意义深远


今年7月16日,由北京大学、中山大学导师学生组成的学术团队,专门到温岭就参与式预算民主恳谈展开专题调研。

“温岭参与式预算起步早,10多年来不断深化推进,不仅在制度化、规范化方面有效提升,也将预算意识、法治观念的种子根植在当地。”整场调研,令师生们欣喜异常。

从1999年到如今,发端于乡土的民主恳谈,不仅走进了每一位温岭人的生产生活之中,也走入了专家学者的案头,走进了课堂和学术之中。

2009年9月,温岭召开民主恳谈制度创建10周年纪念活动,吸引了包括全国政协常委、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在内的25名国内知名的政治学、公共管理事务方面专家学者参加。这项独特制度的吸引力,由此可见一斑。

2012年5月,时任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时任浙江省委领导赵洪祝、蔡奇等同志在温岭市大溪镇观摩了“小城市建设——公共服务设施建设民主恳谈会”,并对民主恳谈制度作出高度评价。

同年年底,时任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求是》杂志刊文,在介绍基层民主协商时专门举例温岭,称“……比如,浙江温岭市探索创建的‘民主恳谈会’制度,从最初主要是农村思想工作载体,逐步转向以民主参与、民主决策、民主监督为核心的乡镇基层政府治理模式。目前全国不少地方都大力推进多种多样的民主协商实践,正在全社会形成一种重视协商、崇尚协商的民主氛围,有效地保障了人民群众的民主权利。”

从田头到案头,温岭的民主恳谈逐渐成为样本,带来了深远的意义。

今年6月,温岭市印发《民主法治村(社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要求加强民主协商制度建设,建立健全民主恳谈会、民主听证会等机制,充分听取群众意见。

……

“只有探索符合中国实际的民主形式,才能把民主变为现实。”温岭民主恳谈的意义,正如当年李君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说,民众的知情权和参与权得到了保障,规范的恳谈程序得到了确立,最难能可贵的是,政府通过民主恳谈,自觉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

 
设为收藏】【打印本文】【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Copyrigh © 2005-2018 Standing Committee of Wenling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温岭市太平街道人民东路258号   邮箱:wlrd@wlrd.gov.cn   技术支持:台州金苹果
浙江省温岭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浙ICP备09009166号
    
 

浙公网安备 33108102000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