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 : 首页  > 监督工作 > 监督广角 
国务院1次提请审议26部法律 人大常委称太仓促
发布时间:2015-04-23 09:45:59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商西    阅读次数:

       南都讯 记者商西 为让简政放权于法有据,国务院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26部法律修正案,涉及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工商登记前置改后置审批、价格改革等事项。但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普遍认为此次审议仓促。

此次修法涉及行政审批项目、工商登记前置审批项目、价格改革等三大类事项,将修改26部法律的70多个条款。

“一次性审议通过不严肃,也不慎重”

国务院法制办主任宋大涵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说明时提到,这些条款涉及国务院去年7月、10月和今年2月三次公布的调整行政审批项目,以及去年1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价格改革方案相关事项。

尽管全国人大常委会过去也“打包”审议过一揽子法律修正案,但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多。昨天审议中,委员纷纷表示审不过来,而相关事项又紧贴民生,十分重要,一次性审议通过不严肃,也不慎重,建议分类“打包”审议,充分论证后再付表决。

朱静芝委员审议指出“包大了一点,时间紧了一点,我们消化得仓促了一点”。“能否避免这样匆匆忙忙地,好像大家过一下手就可以了”,傅莹委员认为,这关系到对人大程序的尊重,对代表审议资格的尊重。

“昨天才拿到(议案),根本没有时间仔细看,我认为这样无法保证审议质量”,王明雯委员提到,“价格改革以后对社会各方面、对老百姓有哪些影响,我们不是很清楚,也很难发表建设性的意见”,建议为慎重起见,此次会议暂不付表决,相当数量委员持相同意见。

修福金委员指出,通过一上午审议就把26部法律修正案通过,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来的科学立法要求,改革步伐需快,但也要注意质量。

赵少华委员也认为修法要慎重,不可草率,并要给常委会参会人员详尽的说明。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晓初指出,国务院审议每一项行政审批调整时,行政审批主管部门会提出一个很详细的说明,但提交人大常委会讨论的只有简单条款,没有进一步解释说明。

“涉及公众利益的问题,最好能单独表决”

全国人大常委会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提到,香港立法也有打包,但如果是政策的改革对不同部门或对不同法律有不同影响,通常不可以一次性打包。她认为,简政放权是好事,但要先考虑对不同法律、不同部门运作的影响,然后决定什么修改要打包,什么要分开去做。

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马兰翠则担心法律将滞后于改革,认为在立法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打包”修改很有必要。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毛光烈提出,为不给改革“挡路”,可先表决意见比较一致的条款。

对此,沈春耀委员建议,将26个修正草案分别形成若干决定草案,根据新修改实施的立法法进行单独表决。吕薇委员认为,药品、养老等涉及公众利益的问题,最好能单独表决。

事实+

全国人大如何审议法律?

全国人大审议法律案,一般经过一次会议审议后即交付表决。法律案在审议中有重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的,经主席团提出,由大会全体会议决定,可以授权常委会进一步审议,作出决定,并将决定情况向全国人大下次会议报告;也可以授权常委会根据代表的意见进一步审议,提出修改方案,提请全国人大下次会议审议决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法律案的主要程序:一是在会议举行前一个月将法律草案发给代表,以便代表进行认真研究,准备意见;二是在大会全体会议上听取提案人作关于法律草案的说明;三是各代表团全体会议或者小组会议对法律草案进行审议;四是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对法律草案进行审议,提出审议意见,然后由法律委员会根据各代表团和有关的专门委员会的审议意见,对法律草案进行统一审议,向主席团提出审议结果的报告,并提出法律草案修改稿。

法律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后,一般要经过三次常委会会议的审议,即实行三审制。

一审听取提案人关于法律案的说明,随后进行初步审议。二审围绕法律草案中的重点、难点和比较大的分歧意见,进行深入审议。三审听取法律委员会审议结果的报告,随后继续审议,如果分歧意见不大,由委员长会议决定提请全体会议付表决。如果仍有重大分歧意见,可以暂不付表决,提请以后的常委会会议继续审议。

我国部分法律制定后多年未修

立法行为必须要体现严肃性,但我国一些法律制定出来之后多年不改变、不修订,对于明显的制度缺陷迟迟不改,这个问题在民商法立法上非常严重。这从立法的角度看同样是不严肃的,不符合法治国家的原则。比如,《民法通则》关于“联营”的规定,关于只有“个体工商户”而没有民营企业的法律规定,关于“土地不得买卖、出租、抵押”等多处规定,都已经严重不适合我国经济发展生活的现实,可是长期以来都不改变、不修改。《合同法》制定也有十五年了,该法关于物权的规则和《物权法》不一致、甚至有所矛盾的地方也得不到及时的修改。

因此,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法学所研究员孙宪忠建议,立法法对于法律修订的问题做出专门的规定。如果修改的条文涉及问题并不是非常重大的规则,建议建立比较简易的条件和程序。不必要把所有的立法行为都处理为重大的行为,以此降低法律修改的难度。

有分析认为,完备的法治建设体系拒绝事无巨细的立法。法治体系有一种“自净”的功能,这种功能就是通过修法调整社会利益关系,以法治方式解决社会矛盾,避免造成巨大社会风险的改革。 

 
设为收藏】【打印本文】【返回顶部】【关闭窗口
Copyrigh © 2005-2017 Standing Committee of Wenling People's Congress.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地址:温岭市太平街道人民东路258号   邮箱:wlrd@wlrd.gov.cn   技术支持:台州金苹果
浙江省温岭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严禁复制或镜像  浙ICP备09009166号
    
 

浙公网安备 33108102000465号